欢迎来到登山靴网上商城! 登录 免费注册
帕润商城
服务热线: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全部资讯 > 登山靴 > 登山靴全部资讯 > 登山,我们从来都是认真的

登山,我们从来都是认真的

来源:登山靴

导读: 长老赵永刚:每周一次的登山活动恰逢天气骤然降温,登山热情依旧高涨,不知道是对新路线的渴望还是对大盆炖鸡的垂涎,呼啦啦来了21人。庙石村坐落在崂山脚下,隶属于王哥庄社区,村民以种茶为主,原生态的山中有道 ...

长老赵永刚:每周一次的登山活动恰逢天气骤然降温,登山热情依旧高涨,不知道是对新路线的渴望还是对大盆炖鸡的垂涎,呼啦啦来了21人。

庙石村坐落在崂山脚下,隶属于王哥庄社区,村民以种茶为主,原生态的山中有道观一座,据说常年居住道士有很高超的医术,在当地很有名望。过仰口隧道的左前方远望,就可以看到半山腰的道观。外人很少去,没有山路,众人从一座水库大坝前穿沟壑、爬岩石,相互帮扶得以顺利通过,沿在修山路进入道观。据了解该道观属当地一村民在原有观址出钱重修,道观一层和二层还在修建中。

道观游览结束兵分两路,一路再次登山,一路到山下茶农家品茶。茶农是徒弟的同学,34岁年龄已经炒茶8年,在村里小有名气,谈话中流露出对崂山茶文化的那种挚爱,从茶叶的品种、采摘季节、炒制工艺、口感、客人对崂山茶的认知,一一讲解,三人行必有我师,受益匪浅。午餐在村中一农家宴,满满一不锈钢盆原汁原味炖鸡打开了众人味蕾,选用散养一年半的公鸡,肉质呈黑褐色,炖的脱骨且有嚼劲,鲜美鸡汤漂着黄油花在市区几乎很少见。饭后参观农家宴老板的小院、顽石、村中崂山石的工艺雕刻,小小山村大有文化。2021年最冷的一天我们在登山!

陈俊承:周六下午青岛晴转阴,七八级大风在金狮足球场上方飘荡,不知道是人在踢球还是风在踢球,哈水的功夫心想要是周日爬山咱这个体重还能不能固定在山上。

周日上午秋高气爽,艳阳高照,怀着高度统一思想的登山社兄弟姐妹们驱车奔赴崂山庙石村农家宴,不对,是崂山庙石村附近的山上,爬山的过程就不一一赘述了,因为那不是重点...

道观参观完之后,青杨师兄带领一队继续攀爬深山老林,纵情山水之间;永刚长老带领剩余部队探索庙石村茶韵,几杯下肚,饥肠辘辘。不经意间就到中午,固定项目姗姗来迟,庙石村首席农家宴果然名不虚传,第一道菜铁锅炖鸡色香味俱全,喝茶的这一桌还没转完一圈,这个菜就见底了,后来的菜来了也是一个结果,盘来盘空,汤来汤没。隔壁爬山桌却截然不同,几个回合下去,饭菜却剩一大多半,看来运动完了能吃是个伪命题呀!喝茶这一桌出于互帮互助跟不能让每一块鸡剩下的原则,很友好的把旁边那一桌的鸡端了过来并实施了光盘行动。 

回家的路上,透过车窗穿过来的秋日暖阳,不一会就酣然入睡,耳边传来赵长老温柔的声音,到站,下车回家。为了应付中午这一顿大餐,又来了一壶老茶刮刮油水,一天下来总结一个字,美!

李淑虹:好久没有参加社团活动了,每每跃跃欲试,怎奈羁绊在身,这一次看到了登山社的灵魂大盆鸡在召唤,义无反顾的报名,静待美好时刻的到来。

周日一早搭乘来部兄弟的车前往,儿子麦克一路上很健谈,活泼可爱,礼貌有加,一路欢声笑语,不知不觉到达集合地点,赵长老夫妇等几位队员已先期到达,三五成群,谈兴正浓,再次见到赵长老家领导和久未谋面的海霞,握手拥抱表达内心喜悦之情,第一次在登山社遇见学弟俊承,正在与大家谈论太极拳及相关知识,我也略知一二,参加过青岛市第一届陈氏太极拳比赛及杨氏太极拳、太极扇表演,很认同学弟观点,见到学弟让我联想到美酒、香茗、禅乐、香道这些雅的事物,我喜欢这些东西,喜欢中国古典的物件如家具、摆件、服装等……不一会儿大家都到齐了,一队人马向着目的地石庙村进发。

远远看到树木掩映下的道观,我们不走寻常路,穿过灌木丛,越过碎石阶,跨过小水库来到道观里面,感觉一切都是新的,刚刚修缮过一样,停留片刻合影留念,继续前行,在此我们兵分两路,一路跟赵长老参观茶园,品茗畅谈,另一路跟李长老一路向上,向山顶进发。第一次走野路爬野山,尽管信心满满但一路走来还是心有余悸,言青兄弟贴心的用路边的树棍做了三个登山杖,我和耿律师各一个,最粗最长的那根理所当然的成了李长老和言青兄弟手里的开山杖,一路披荆斩棘、所向披靡,我们四位女生都是女汉子,骨子里透着豪迈和不羁,五位男士都是优雅绅士,默默的保护着身边的女生,适时伸出援手,我们最小的队员麦克也是最勇敢的队员,就像巾帼不让须眉一样,孩童不逊成人,幽默风趣,加油鼓劲,含泪前行,从没掉队。其实这山真的很险,没有路,山岩陡峭,石块松动,稍不留神,一脚踏空,真的不堪设想,有些地方需要匍匐爬行,手脚并用,甚至是手脚臀并用,无限风光在险峰,登高望远,心情舒畅,令人心旷神怡,远远看见道观坐落在四面环山郁郁葱葱的盆地正中,蓝天白云,红瓦绿树,真是一风水宝地。俗话说:上山容易下山难,而且令我担心的事发生了,来时的路上我担心找不到下山的路,下山的时候真的找不到来时的路了,李长老和言青兄弟拿着定山神针(又称神棍和恶棍)在前面探路,长老还不时分神照顾我这个年龄最大的登山者,一路多亏经验丰富的李长老指导和帮助,让我能跟上大家的节奏,我们终于磕磕绊绊、历尽艰辛、提心吊胆且安安全全的到达山下,完成了惊险刺激的崂山野线穿越。

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我们队伍中有三位男士为保护女士和弱小挂花了,尤其是言青兄弟为给大家探路,冒着生命危险走在前面,探路找路,弄伤了手掌,摔肿了臀部,这种为大家无私奉献的精神,让我深受感动敬佩有加,我是这次登山队自封的队医,后续的治疗,如有需要我在所不辞,为众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,在此祝言青兄弟战胜病魔,早日康复。

到了登山社的灵魂时刻,大快朵颐,大碗喝酒的时候了,大家也已经饥肠辘辘,尤其是品茗畅谈的那一组,崂山茶已把肠油刮净,肠腔空空,菜一上桌,立刻风卷残云,一圈下来盆钵见底,汤水不留,充分响应国家提倡的光盘行动,一行人酒足饭饱,大肚浑圆,打着饱嗝,哼着小曲,心满意足的打道回府了。

期待下次登山社灵魂时刻!


李言青:

朝霞满天出发,三万零一聚团。

风驰电掣赶路,山谷山色开颜。

标山侠客商谈,兵分两路分散。

一路品茗养生,一路登山探险。

披荆斩棘登山,气定神闲笑谈。

绿树翠鸟老巢,如今踪迹不见。

偶遇斜岩险石,神棍摆拍怡然。

千辛万苦下山,几多队员遇险。

好在古观香烟,庆幸有惊无险。

客栈大快朵颐,登山灵魂尽显。

道别多有不舍,登山不说再见。

吕凯良:周六还是寒风凛冽,没想到周日竟风轻云淡,艳阳高照,不得不佩服两位长老法术高明,偷天换日之术已做到如鱼得水。一行人寻路而上,远远看到丛林深处,叠嶂之间有一道观,碧瓦朱檐,气势恢宏,想着里面一定住着一位得道高人,惟愿与其见面,兴许有缘得以指点一二。岂料道长与仙风道骨相去甚远,倒有一些世俗之气。不由感慨求神拜佛,不如相信自己。自助者天助之,没有什么是一顿清炖溜达鸡解决不了的。有了大餐的滋润,什么疲劳,什么受伤,什么屁股红肿手没皮通通抛之脑后。爱生活,爱美食,爱自然,爱运动,登山社人彼此相爱,一直在路上。

屈方菲:登山我从来都是认真的。留意每一个登山社团,关注每一次登山活动。这大概是我对家乡最好的思念表达方式,对大山的眷恋,喜悦,是长到骨子里的热爱。为了好好登山,周六特意和家属(后称张俊杰)买了登山鞋。周日就穿上它亲近大自然。从它第一次出征的经历,就不仅感慨登山装备的重要性,它帮助我在茂密的丛林中(不是身陷其中怎么也用不上这个词)披荆斩棘,上山寻路,下山探路,深一脚,浅一脚,完成了一次小小的探险之旅。

要不是和登山社一起,我根本不晓得庙石村,据说村中有几十户村民,以崂山茶产销为主业。绕着村庄一条水泥路蜿蜒而上,不见尽头,应该可达仰口景区。不远处,一个道观坐落山腰,因其地势高,红墙绿瓦,颜色鲜亮,既古朴端庄,又恢弘大气。穿过一个水库,便可到达。赵长老友好的请示看护者,一位老人家。经许可我们二十来人进入院中探寻,研究。院中不大,一派幽静。朱红的实木大圆柱屹立房前,仿佛撑起整个建筑,圆柱已有些年头,古色古香,不乏傲人气魄。屋顶或深灰素瓦,静谧安宁,或七彩琉璃,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。屋脊上的神兽栩栩如生,令人望而生畏。房顶梁柱的切面画着八卦图形,自然和谐。整个建筑庄严肃穆,清修古朴。站在院中,远可观海,背可依山。沉思中,正见地铁11号线如飞龙在天穿行而过……

一排排盆栽花静静的在夹道中随微风摇曳绽放着,不被他人所扰,不为他人娇艳,孤芳只自赏。不仅感慨:自顾清高不染尘,不觉已成盆中物。

流连片刻,我们便兵分两路,一路向上继续攀登,一路折返品茗畅谈。青杨长老说他也没登过这个山。那就好办了,怎么走怎么有理。为了给长老减轻一些负担,我们前面几个人先打头阵,边摸索,边前进。殊不知,越走越难,眼看着山顶就在前,怎么也到达不了,虽说偶有基石堆砌,像是曾经的建筑,但至少近几年没有人迹。意气风发的我们怎肯退却,况且这山看着也不高,没有浮山高,怎么这么难上?

真正的智者不是知难还上,而是懂得选择,懂得取舍。我们就是这样一群智慧之人。

耗时一个多小时,进程无多,眼前无路,安全起见,最终我们决定返回。上山容易下山难。回来我们陷入更大的困境中,来时的路找不到,脚下荆棘密布,扎得我们嗞哇乱叫,甚至鲜血直流。浓密的草木遮挡视线,脚下不知深浅,队中最小的队员麦克一边念叨着后悔了,一边勇敢的跟在队伍后面。最让人敬佩的是,言青首当其冲,挥舞着神棍,见树劈树,见草斩草,为我们打开一条希望之路。经过不懈的努力,离道观越来越近,希望就在眼前,再穿过一块大石头,到道观房后,就踏上溜光大道了。

突然,眼前一个黑色的身影“噗通”一声倒地,接着在石头上叽里咕噜地翻滚起来,随后“啪”的一声,定住了….我的心啊,惊恐地来不及尖叫,惊吓地来不及拍照……这可是一路保护大家,为我们开路在前的言青啊。他虽没有大碍,但手掌卡秃噜掉一块皮,事后觉得还腚疼。

为了我们冲出险境,言青也是豁出去了,他这一摔,让我们知道这个石头就是最后的“磨难”。后面我们都小心翼翼,安全出险。现在写这段仍心有余悸。为了让他康复快些,我们把鸡大腿都让给言青了。并建议荣总一定多多关照,尽快给配备上专业的登山工具。

下山后,道观那位老人说的话久久萦绕耳边,我当时虽听不太懂,但这句话说得真切而有力。但我们都没有听进去,或者说压根就没信,最后言青用血淋淋的事实证明了老人家说的话是真理:这个山没有路……真是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啊。

回来路上我们反复谈论着这次体验,吸取教训,总结经验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登山运动中专业的装备是最重要的条件:登山鞋、中锋衣裤、登山杖、防滑手套、专业的帽子,当然,创可贴、碘伏也备上(用不上最好),还要有坚忍不拔的心理素质(否则会被惊吓到)。

登山社的灵魂时刻,依然是交给品茗一队来描述,发挥,因为,我们的光盘行动做的不如你们好啊,你们一定有更深刻的感悟。

感谢二位长老,感谢同行者,感谢为我们开路、身负重伤的言青,期待下次我们有不一样的登山体验,只是不要这么刺激好不好….

  • .
  • 江河
  • 咕噜咕噜
  • fastlin
  • 凹凸曼打怪兽
  • FengAi27
  • 九月
  • 卡卡合伙技术
  • 这些人赞过

本文推荐"登山,我们从来都是认真的"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本站对作者上传的所有内容将尽可能审核来源及出处,但对内容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。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其真实性及合法性。如您发现图文视频内容来源标注有误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,本站将及时予以修改或删除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帕润商城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aipb.cn/news/842.html
手机端浏览 手机端二维码